市場與營商環境不給力 車企供應鏈日子不好過

2019-10-28 10:30 來源:人民網-中國汽車報 標簽:汽車市場

不久前,平安銀行一封關于對獵豹汽車、眾泰汽車、華泰汽車、力帆汽車展開內部風險排查的內部郵件引起汽車行業廣泛關注。盡管隨后涉事企業迅速辟謠,但在市場“寒冬”下,這些落后車企深陷發展困境卻是不爭的事實。在平安銀行內部郵件引起輿論風波的同時,本報記者也從相關供應商處了解到,在“寒冬”之下,相對于整車企業,它們的日子更不好過。這或許也是平安銀行內部郵件強調要關注相關汽配供應商的原因所在。

2018年以來的汽車市場低迷一直延續到現在,絲毫沒有回暖的跡象。據統計,今年1~9月,全國狹義乘用車市場零售銷量為1503萬輛,同比下降8.6%。即便是新能源汽車也出現了三連降的尷尬局面,2019年9月銷售6.5萬輛,同比下降更是高達33.4%,環比下降8%。

汽車市場低迷,產品銷量持續下降,這讓汽車企業及相關供應鏈企業備感壓力,而供應鏈企業還面臨著除市場以外的更多糟心事。

■供應鏈不斷傳出壞消息

近日,浙江一家生產汽車配件的大型企業國威科技疑因資金鏈斷裂而陷入困境,消息人士稱,該公司拖欠供應商貨款高達上千萬元,導致珠三角地區沒有供應商愿意為其供貨。

回顧以往,國威科技曾經有過輝煌時期。其生產的汽車組合開關、轉向鎖、點火鎖、全車鎖芯、中央接線盒總成等產品為國內外二十多家大中型汽車主機廠提供配套服務,配套份額一度維持在80%以上。汽車市場的低迷、主機廠付款周期長等多種因素導致國威科技資金鏈斷裂。

作為一家比較大型的零部件生產企業,國威科技尚且因為市場低迷而陷入困境,很多中小型汽車零部件企業日子更加艱難。2018年8月2日,山東東營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永泰集團清算一案,這家以生產輪胎、車身板件為主的企業,申請破產清算,正式宣告倒閉。據相關統計,僅輪胎行業,2018年以來,我國已有25家輪胎企業破產、解散。

某汽車零部件企業負責人李明(化名)告訴《中國汽車報》記者,由于市場不景氣,他已經把部分工廠關閉了,剩余的工廠也大規模壓縮人員。“我們的產品有一定技術含量,在汽車零部件行業中相對‘活’得好一點,通用件、易損件生產件企業的日子更加難過。”李明說。

■資金鏈緊張是根源

除了受市場“寒冬”影響,整車企業的付款周期過長是所有零部件企業感到頭疼的問題,在“寒冬”之下,這一問題更加嚴重。有零部件企業人士告訴記者,不少零部件企業建立了討債微信群,大家互通有無。

據了解,浙江寧波地區有5000多家汽車零部件生產企業,不少企業都遇到了回款周期過長的問題,疑因資金鏈斷裂而陷入困境的國威科技就是寧波地區的一家汽車零部件企業。寧波市汽車零部件產業協會常務副會長汪虹告訴《中國汽車報》記者,汽車企業的付款周期大多數采用“1+3+6”的方式。“汽車零部件企業的資金一年才周轉一次,資金周轉率非常低。”汪虹說。

汪虹告訴記者,“1+3+6”的方式中各個數字分別代表不同的時間。“1”是指汽車零部件企業給主機廠供貨,無論是月初,還是本月中旬配套的貨物都在月末開票,開了票以后企業將在3個月后付款,3個月以后企業拿到的一般是6個月期的承兌匯票。目前,6個月期的銀行承兌匯票貼現年利率為5.04%至5.4%左右,半年期票據折合扣除2.5%至2.7%。汽車零部件企業拿到承兌匯票以后,一般不會等到半年以后才兌付,而是直接到銀行去貼現。這意味著汽車零部件企業的利潤率將降低2.5%至2.7%。汪虹說:“汽車零部件企業的利潤非常低。”

汪虹進一步指出,主機廠為了讓汽車零部件供應商提供優質的產品,均實行保證金制度。如果汽車零部件企業提供的產品沒有達到質量要求,將扣除保證金,如果汽車零部件企業解除配套關系將退還保證金。不過,他強調:“汽車零部件企業交納的保證金基本上是有去無回,最終會被主機廠用各種名目全部扣完。有些主機廠甚至不事先通知汽車零部件企業,到了年底一紙通知告訴企業扣除了保證金。”汪虹說。

另外,一輛新車有幾萬個零部件,這些零部件不可能全部由主機廠來研發,汽車零部件企業需要承擔部分研發任務。在汽車零部件企業為主機廠承擔研發任務的情況下,主機廠需要支付給零部件企業一定的研發費用。不過,汪虹告訴記者:“研發費用也是一件讓企業很‘鬧心’的事兒。一般來說,主機廠到新車上市之后才支付研發費用。如果新車在市場上暢銷,主機廠付款還會比較‘痛快’。但如果新車銷路不暢,主機廠支付研發費用就會比較‘磨嘰’。”

在業內人士看來,種種因素導致供應鏈企業資金周轉時間過長,在市場向好的情況下,企業還有規模優勢來支撐,但在市場不景氣的情況下,過長的資金周轉周期很容易導致企業資金鏈的斷裂,進而引起企業的倒閉。

■亟需完善配套環境

據了解,為了解決付款周期較長的問題,零部件企業曾經向主機廠推薦過供應鏈金融,但汪虹告訴記者,主機廠對此并不感興趣。“主機廠不接受供應鏈金融機構有3個理由。”汪虹說,主機廠認為,汽車零部件企業提供配套服務就應該自己承擔責任,而不是把責任轉嫁給第三方;一旦發生質量、召回事故等問題,通過第三方機構進行處理會增加很多麻煩;在配套供應體系中引入第三方機構,會增加很多費用,削弱企業市場競爭力。

此外,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主機廠不接受汽車供應鏈金融,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即大多數汽車零部件企業比較弱小,有些甚至沒有專門的法務部門,一旦發生糾紛,很容易陷入被動。但供應鏈金融機構的實力相對較強大,一旦引入,會對主機廠形成制約,這也是主機廠不愿接受的原因所在。但在汪虹看來,第三方機構的介入將會有效約束交易雙方,對行業健康發展是有利的。

而對于國內車企普遍使用保證金的做法,汪虹也不認可,他建議可參考國外零部件配套供應商的做法。“國外大的汽車企業都會要求供應商向指定的保險公司購買一份四合一保險(召回險、質量險、運輸險和生產過程險),一旦發生問題,將由保險公司賠償損失。這樣既保證了主機廠的利益,也保證了汽車配套供應商的利益。雖然購買四合一保險會花費一定的費用,但肯定會低于保證金。”汪虹說,采用保險方式比較公開透明,而保證金方式容易暗箱操作。

有業內人士指出,當前行業正處于轉型升級關鍵期,在這個過程中,落后產能,包括整車和供應鏈企業被淘汰出局是市場機制發揮作用的正常現象,這也有利于產業做強做大。但汽車強國的實現需要強大的零部件體系來支撐,拋開市場因素外,目前仍存在制約零部件產業發展的不利環境,這需要引起足夠的重視,尤其是在市場低迷的情況下。(萬仁美)

責編:王曉莉
黑龙江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