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臺遺址首次考古發掘工作正式啟動 兩千年之謎或將揭開

2019-11-06 10:39 來源:青島早報 標簽:瑯琊臺遺址
1.jpeg

隨著一個個探方被打開,塵封2000多年的瑯琊歷史,將慢慢揭開神秘面紗……10月底,經國家文物局批準,山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青島市文物保護考古研究所組成聯合考古隊,正式對瑯琊臺遺址展開考古發掘。記者了解到,瑯琊臺遺址作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一直處于大遺址保護勘探階段,許多歷史謎團尚未揭開。2019年首次正式對瑯琊臺遺址進行考古發掘,意味著秦始皇三巡瑯琊臺的千年之謎,將隨著考古發掘的不斷深入,慢慢還原歷史真相。

發現秦代“排水系統”?

因為是首次對瑯琊臺遺址進行正式考古發掘,考古隊員從進入遺址現場開始,就顯得異常興奮。根據先前的勘探結果,考古發掘分3個現場同時進行,其中兩個發掘現場在瑯琊臺景區山上,一個發掘現場在山下的臺東村附近。“這個地方發現了大小不一的瓦狀遺留物,推測可能是一處秦漢時期完整的排水系統。隨著發掘的深入,這一推斷或將被證實。”現場的考古人員介紹,目前,發掘工作才剛剛開始,探方內的“排水溝”或將為揭開瑯琊臺歷史真相提供重要線索。

在瑯琊臺另一處考古現場,考古人員小心翼翼地對一處陶水管遺跡進行發掘。探方內已經現出真容的陶水管,在2000多年后,依然排列整齊,厚重結實,大小口緊緊相扣,彰顯出古人非凡的智慧。這些排列在一起的三根陶管,推測是瑯琊臺遺址秦漢時期龐大的排水系統。隨著發掘的繼續深入,這條完整的排水系統將重見天日。而排水系統與秦始皇當年三巡瑯琊臺的關聯或將被揭開冰山一角。

秦始皇行宮或將再現瑯琊臺

在瑯琊臺考古現場一個探溝內的發現,讓考古人員又一次興奮起來。除了先前發現的陶水管外,這個探溝內發現了大量的瓦當碎片和完美的石條,高臺之上還出現了夯土層。

記者了解到,在這些瓦當碎片中,還發現了保存較好的“千秋萬歲”瓦當,根據精美的長方形石條、瓦當碎片以及夯土層,不難推測,這處高臺上很可能存在有一處秦漢時期的建筑。而考古發掘中出現的宋元時代的瓷器碎片,可以推測,這處秦代的建筑可能在宋代時,已經被破壞,淹埋在歷史的塵埃之中。

依據對瑯琊臺遺址的首次考古發掘情況,我們完全可以想象,當年秦始皇在瑯琊臺巡視求仙時聲勢浩大。這處散落在半坡的建筑碎片,很可能就是當年為秦始皇建造的一處空中亭臺,或者是觀海臺之類的建筑。精美的石條和瓦當,聯系龐大的排水系統,足以想象瑯琊臺當年的氣勢恢宏。有了排水系統,是否可以找到秦皇當年的行宮、賓舍等遺跡?

已發現10多處文化遺跡

自從1973年對瑯琊臺遺址進行全面普查以來,先后發現秦漢時期或以前的文化遺跡地點10多處。1983年,為配合工程施工,對發現的一處夯土層進行了搶救性清理,從斷面可明顯看出夯筑痕跡。這些夯土層夯筑細密,層厚6厘米,推斷為秦代筑臺遺跡。 1997年,在瑯琊臺登山道路工程建設施工中發現陶管兩處,這些陶管東西向排列,推測為秦代輸水管道。

2007-2012年,美國芝加哥大學、山東大學、青島市文物保護考古研究所、膠南市博物館組成的聯合考古隊,對瑯琊臺遺址及其周邊地區進行了全面普查,在距瑯琊臺東側約1500米處,臺東村海邊發現了巨大的夯土層遺跡,并在離底部約3米處堅固的土層中發現了大小不一的瓦狀遺留物,初步斷定是秦漢時期的物品。 2012年11月,瑯琊臺遺址和東側新發現的小臺遺址,搶救清理了夯土臺基東側的一處陶水管遺址。2015年4月,青島市文物保護考古研究所聯合黃島區博物館,對瑯琊臺遺址大臺基和小臺基進行了詳細勘探,基本探明了大臺基及小臺基的分布范圍,并獲取了大臺基的一組夯土跡象剖面。

青島考古10多年成果斐然

6日,由山東省考古學會、山東大學主辦,山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山東大學文化遺產研究院和青島市文物保護考古研究所承辦的第九屆黃淮七省考古論壇將在青島開幕。來自河南、安徽、陜西、山西、河北、江蘇、山東等7省和國家文物部門的140多名專家學者相聚青島鰲山灣畔,互補互鑒,共同分享交流各地考古成果。為期兩天的論壇期間,與會專家將參觀正在發掘中的瑯琊臺遺址考古現場。記者了解到,10多年來,從數萬年前的舊時器時代到明清時期,青島考古成果斐然。

記者了解到,青島作為海岱歷史文化區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至少已有5萬年的人類生存發展歷史,古代文化的發展序列比較完整,從舊石器時代到新石器時代的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龍山文化,青銅時代的岳石文化和珍珠門文化,商周時期先后歸屬萊國、齊國和越國,秦漢時期又有著名的東方重鎮瑯琊郡、即墨郡和膠東國,唐宋至清朝,青島地區便是重要的海運貿易港區,近代以來,青島更是全國聞名的工業大市。悠久的歷史造就了地上地下豐富的文化遺存——青島既有以東岳石遺址、三里河遺址、北阡遺址等為代表的史前文化遺址,也有以瑯琊臺遺址、即墨故城遺址、土山屯墓群為代表的商周秦漢時期古城和墓群,宋元時期,還有北方唯一的市舶司板橋鎮遺址,明清以來的金口港及至近代建筑和工業遺址等也多不勝數。

2005年,青島市又成立專門的考古機構——青島市文物保護考古研究所,并設立了以 “探源青島”“海上絲綢之路與青島”的課題研究,組織開展了包括即墨北阡遺址、平度即墨故城遺址和六曲山墓群、黃島瑯琊臺遺址和土山屯墓群在內的考古調查、發掘工作。 2018年,青島市文物保護考古研究所獲得了國家文物局頒發的考古發掘團體領隊資質。

自2005年以來,青島市文物保護考古研究所共承擔各項田野考古任務百余項,涵蓋了配合大遺址保護規劃編制的考古調查、勘探,配合基本工程建設的考古調查、勘探、發掘,以科研為目的的主動性考古調查、勘探、發掘等方面。

2012年3月16日至4月7日,青島市文物保護考古研究所聯合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生物研究所等專業機構組建聯合考古隊,在萊西大沽河流域開展調查,發現了多處疑似舊石器地點,并收集了200多件有人工打制痕跡的疑似石器標本。

2013年10月-11月,對該遺址進行了一次科學、系統的考古發掘。在面積約30平方米的范圍內,出土編號標本1400余件。根據植物標本碳-14科學測年數據,該遺址年代為舊石器時代晚期偏早,距今約4.5萬年以前。

2007年-2013年,又對該遺址進行了4次考古發掘。發掘面積共計2300平方米,遺址包括新石器時代的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和周代三個年代。發現灰坑、墓葬、房址、窯址、環壕、墻基等遺跡,出土有陶器、石器、骨角器、銅器、蚌器等大量文物。北阡遺址的發掘對深入研究膠東地區文化序列、社會發展、族群變遷等具有重要意義。

近幾年,對黃島臺頭遺址、膠州趙家莊遺址、膠州三里河遺址進行了考古調查勘探了解了遺址大致范圍、遺址地層堆積和文化內涵。

考古讓青島文化底蘊更厚重

大沽河流域、平度東岳石遺址、即墨故城遺址、李滄古城頂遺址、李滄河南莊遺址、城陽財貝溝墓群、膠州周王莊遺址、膠州市西皇姑庵遺址、黃島土山屯墓群、黃島唐家瑩遺址、黃島廒上村西漢墓、平度六曲山墓群、城陽后桃林漢墓、膠州板橋鎮遺址、平度八里莊漢墓……從數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到商周時期,直到秦漢以后,青島考古人經過10多年的不斷勘探,慢慢讓青島的歷史文化底蘊更加厚重。

其中,黃島土山屯墓群發掘項目榮獲國家文物局 “2017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入圍獎、中國社科院“2017年度中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入圍獎、“山東省五大考古新發現獎”“山東省優秀田野工地”等獎項。

從2011年到2019年,在土山屯墓群進行了5次發掘,共清理封土10座、墓葬220座,出土文物1000余件套。經歷次發掘,厘清了土山屯墓群封土、墓葬的年代、性質、空間分布、層位關系等基本問題,全方位揭示了墓葬和封土的營建方式;封土前發現磚構平臺,有助于研究漢代的祭祀制度;出土大量漆木器、紡織品等有機質文物,在北方地區實屬罕見;發現的原始青瓷器、漆器等,為研究漢代不同地區間的經濟文化交流提供了寶貴資料;2枚墨書玉印的發現,補充了漢代用印制度的資料;自銘為“玉溫明”的葬具的出土,有望終結關于“溫明”的學術爭議;遣冊和“上計”文書等出土資料,為研究漢代名物制度、政治制度、行政司法等提供了原始資料。

土山屯墓群,與附近的祝家莊遺址(考古調查發現的漢代居住址)、瑯琊臺遺址(秦漢皇家祭祀遺址),一起構成了規模宏大的遺址群,為進一步探尋秦漢瑯琊郡的地望提供了重要依據。

位于平度市古峴鎮八里莊村北的嶺地上的八里莊墓地,相距六曲山墓群約4公里;墓地東南方向為即墨故城,相距約10.5公里。 2016年,青島市文物保護考古研究所聯合平度市博物館,對濰萊高鐵平度段進行了考古調查勘探工作,基本確定八里莊墓地上的封土墓應為漢代墓葬等相關信息。八里莊墓葬的發掘是西漢膠東國墓葬區域的首次科學發掘,此次發掘對研究西漢膠東國文化的研究具有重要意義。封土及墓葬形制,為研究漢代膠東區域的喪葬制度、社會制度研究提供了寶貴的材料。出土的銅器、玉器和陶俑等精美文物,對研究漢代膠東國區域的手工業、物質文化提供彌足珍貴實物資料。八里莊漢墓考古發掘項目榮獲“2018年度山東省五大考古新發現獎”。

鏈接

瑯琊臺遺址

瑯琊臺遺址位于西海岸新區瑯琊鎮夏河城村東南5公里處的瑯琊山上,是一處性質單純、建筑規模氣勢宏偉的秦漢時期高臺遺址。據 《山海經·海內東經》,“瑯琊臺在渤海間,瑯琊之東”。 《史記·秦始皇本紀》載,“蓋海畔有山,形如臺,在瑯琊,故曰瑯琊臺”。

《史記》載秦始皇統一六國后,曾五巡天下,三次巡視瑯琊臺。公元前219年,秦始皇南登瑯琊臺,在勾踐筑臺的基礎上建構瑯琊高臺。瑯琊臺遺址現存秦漢時期大夯土臺基、小夯土臺基及陶水管多處。

2013年,瑯琊臺遺址被評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2014年,《瑯琊臺遺址保護規劃》獲得國家文物局立項批復,目前已基本編寫完畢,報送至國家文物局,等待審批。

責編:王曉莉
掃碼看手機微網頁
黑龙江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